种杏春风前

虽潜处于太阴,长寄心于君王。

恍如隔世啊。

未来会发生什么呢?

“对未来的预言不同于对过去的追溯;这就是说,对过去的追溯是历史,而未来绝对不是历史的重演。”

2018-05-01

“精神明亮”主题演讲稿存档

时间:2018年3月10日,与ppt


同学们大家好,今天在“精神明亮”这个演讲主题下,我想讲一讲莫扎特。

莫扎特是我见到“精神明亮”的要求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题目。莫扎特是历史上最富盛名的古典音乐家之一,这是大家所熟知的。虽然如此,在经历了很多次的失败后,我已经放弃了向别人安利任何古典音乐了。所以在今天的这个演讲里,我主要想说的,并不是莫扎特这个人或者是他的作品有多么的精神明亮,我想说的是,他是如何使我精神,明亮了一点的。

(图源:lofter博主 悖悖论)

在去年大概的这个时候,我考完了广州一模。这是很重要的一次考试,但是我考的很差。我很绝望,因为我当时学习非常非常的勤奋,但是结果却总是让我不满意。在那之前,我还是一个会相信鸡汤的人,非常的唯心主义。但是这次不仅仅是一次考试的失利,我不得不去接受一个观点,那就是,似乎有一些东西是永远也不可能获得的。

那么有了这个思想,我就觉得学习没有意义了。恰巧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莫扎特的《g小调第40号交响曲》,它的旋律就是she的《不想长大》。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把它的四个乐章从头到尾听了一遍,想了很多事情。莫扎特的音乐有一种公认的欢乐情绪,纯粹、自然,愉悦。简而言之,我还没有见识过比他的音乐更加精神明亮的艺术存在了。所以我,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每天中午就听30分钟的莫扎特。至少在当时,它的存在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续命的作用,使我当时不至于情绪崩溃。

后来也有一个转折点。在4月19日,我听了莫扎特的《A大调第五小提琴协奏曲》,也就是我上课前放的这个。诸君!一百个王开岭也无法用他绚丽矫情的语言描述出这个曲子的精神之明亮。

这种在纸醉金迷中流出来的纯粹的自然的欢乐,非常的莫扎特。所以,在去年高考出分那天,我妈原地爆炸了,我就在房间里,一遍遍地拉这首曲子的第一乐章,这样我就会很平静。所以,在上个学期那个“感动中国”的活动之后,老王让我们在一张纸上写所谓的人生理想,很多人写了想考的大学,我写的是:“这辈子一定要能流畅而优质地演奏莫扎特的《A大调第五小提琴协奏曲》。”

这是我的愿望,因为对于我而言它很重要,它是我的某种精神指导,象征着某些我一直孜孜以求的心态,即,拥有心灵的平静。既不盲目炽情——正如斯宾诺莎所批评的那样,也不至于对生活、对未来冷漠绝望,以至于放弃思考。可以惯看秋月春风,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百忧不足以感其心,万事不足以劳其形,但也并不以自我否定来支撑自己的生活。在他们看来,“世俗的天真的人们啊,该错过多少世间的冷暖与悲喜”,但看过冷暖与悲喜,经历过高峰和低谷,不论结果如何,他们都会接受。并且他们明白,这一事物对他的意义已经无关紧要,它的意义就在于它本身——它就是这样发生了——于是这就够了。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歌德,他同样,终其一生,在其投身的领域中,追求着心灵的平衡。所以歌德说过,心灵的平衡真是个宝贝,它就是快乐本身。也许这种深思的特质在这个民族各个方面和层次的文化上都是如此。

回到正题上。我必须承认,我离这种境界还差得远。我们每个人都在追求很多很多的东西——追求物质上的满足,或者是精神上的满足;追求成为一个理想主义者,或者是成为一个现实主义者;追求功名利禄,或是隐逸山林;追求爱,追求被爱,或是忘记何为爱,何为被爱。人生的追求是无穷无尽的,也是天经地义的。我们甚至会为此执迷,为此如醉如痴。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会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为什么会有“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为什么会有“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为什么会有这个所谓的百日宣誓。

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容易忽略的是,如何用整体的目光,宏观的心态,去审视全局的得失。在这个过程中,重要的不是吸取教训以求下次的实用,甚至这是根本无需的,我们宏观审视的,是“追求”这一行为本身的意义。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但是并没有什么结果。不过莫扎特曾经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在我为想“何为追求”这个问题而身心俱疲的时候,他的出现就像慈悲为怀的天使优雅地降临。

他告诉我,也许最好的审视办法就是不去审视。最好的思考就是任其自然,开心就好。追求本身是一种物质行为,但是“看见”作为一种普遍性概念的“追求”则是一种精神活动。当一个人达到心灵的平静与平衡,就如同河水从上中游湍急的峡谷流入了下游宽广的平原。

那么,我是不是在说“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的及时行乐呢?并不是,我觉得,把这种心灵的平静粗放地理解为“及时行乐”,略像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所论述的“不出”。那么怎样才能更准确地描绘呢?晏殊的《浣溪沙》我觉得更为接近: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通俗地,形而下地说,莫扎特无非使我快乐,并且从来都是如此。从这个层面上说,这也已经很足够了。我们正在高考备考,人人都卯足了劲,生怕说一句泄气的话——所以老王甚至还惦记着那两棵木棉树开没开花。从这点可以看出来,我们每个人都很自信。即使你觉得对自己不满意,或者是自我否定很严重,但是你在实质上都是自信的。更不用说那些从头发丝自信到脚板底的同学了。

自信的人很美,但是也很脆弱。所以,我想说的并非泄气的话,就高考而言,淡然看待是最好的。我经常自我提醒,我已经做到了什么,我还没有做到什么,哪些事情是我能够做到的,哪些事情是我不能够做到的,哪些事情是不可错过的,哪些事情是不做也罢的。事物的发展变化皆有其自身规律,很多事情的发生有其合理性,也有非常多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毕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可以说是修养的巅峰之一了。明白这一点,我们就可以更轻松的上路。

当然,这很难,我也不能完全做到。但机会以后多着呢——就像木心在《童年随之而去》中转述的他母亲的话的意境一样:“这种事情以后多着呢。”

所以,如果大家压力很大,可以听一听莫扎特。如果你对古典音乐不感兴趣,也最好能找到一个对于你来说就像莫扎特对于我来说一样的存在——心态崩了,他是续命宝;心态好时,他是人生导师。

 

最后,我有一段很喜欢的话,当我就莫扎特进行联想时,我就想到了它:

如今我不再如醉如痴,再也不想把远方的美丽及自己的快乐同心爱的人分享。我的心已经是夏天,不再是春天。我比从前更深刻,也更心存感激。我也许孤独,但不为寂寞所哭,我别无所求。我的眼神满足于所见到的一切,乐于让阳光晒我成熟。我学会了看,世界比从前更美,更淋漓尽致,也更清晰。

这是很高远的一种境界,我自然是远远没有达到。这境界也不是一种目标,而是一种可能的结果。至于这结果是否幸运,我也不得而知了。但是可以说的是,这确实是一种精神明亮的境界了。而这些也就是我借莫扎特这个主题,想要表达的,我对“精神明亮”的理解。

谢谢大家。

谷雨偶遇

三月三十一日

趁今天结束前我要发这个,今天是三月三十一日,是我一年中最喜欢的一天,因为这个数字组合具有独特的美感。三月的最后一天;我想起过去的数个暗自庆祝这一天的感觉,想起卢瓦尔河谷春天的草地和落叶阔叶林,想起西泠印社前的樱花🌸,只有这两个意象符合我对三月三十一日的印象。明天,被赋予过无数美好意义的四月就要到来了。曾有一年,我的朋友给我发了一首诗的前两句,我没看懂,故并未回复她。近一年之后的四月初的某个日子,我偶遇了全诗,于是将后两句也发给了她,她心照不宣地没有回我。那首诗的后两句是什么呀?我依稀记得是:“四月最残忍/把回忆埋在□□的雪里。”四月怎么会残忍呢呢?我第一次听莫扎特是在四月,第一次读歌德是在四月,第一次知道数学的广大领域是在四月,第一次认真听一场春雨也是在四月。

2018-3-31夜

最近语文课上一直在抄唐诗,捧着一大本唐诗鉴赏辞典,抄了有一个星期的李贺。可是春天来了呀,遂不再想写惊霜落素丝了。3月20日早晨起床时候,在下大雨,所以就抄了自幼时就无比熟悉的《春夜喜雨》。又找了一些其他春天的诗,总是词不达意。昨天白天和夜晚都在吹风,又降温。今天,阴云都被昨天的大风吹散了,天气特别特别好。今天是广东一模考试的第一天,语文作文里,我便径直以“春分”作题了。今天抄什么诗呢?没有啥合适的,不如就写那“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吧。这是我的学校,勒杜鹃、桂花、香樟都繁盛地开着。春分好呀。

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
临风叹兮将焉歇,川路长兮不可越。

——谢庄《月赋》

墨是鲶鱼英伦玫瑰,笔是鹤书。
手抖的一匹,道阻且长。

某十二个字啊……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虽潜处于太阴,长寄心于君王。